热门搜索:信托产品 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动态 动态

中国信托业急需建立风险缓释机制


时间:2013-06-05 打印 文字大小: | |
  近年来,随着信托行业规模的发展壮大、社会影响力和风险外溢性的提高,建立信托行业风险缓释机制得到了越来越多业内人士的关注和重视。“缓释”源于医学用语,而“风险缓释”主要是指通过一系列风险控制措施来降低风险的损失频率或影响程度。
当前,我国信托行业风险缓释机制现状如何?存在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记者采访了中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研究发展部副总经理王玉国博士。
  记者:信托行业风险缓释机制包括哪些内容,构建信托行业风险缓释机制有着怎样的历史和现实因素?
  王玉国:对信托业来讲,风险缓释机制既包括信托公司单体机构自身业务经营中的风险管理要求,也包括信托行业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系统性风险管理的要求。从行业角度考察,  对于建立风险缓释机制必要性的认识是在信托公司的发展中不断深化,并且变得日益迫切。
  首先,风险缓释机制是信托行业彻底摆脱行业周期性整顿的必要基础。过去三十多年间信托行业屡屡风险暴露而导致发展停顿的惨痛教训历历在目,探讨构建有效的风险缓释机制,  避免行业大起大落,始终是信托行业高度关注的问题。其次,信托行业持续壮大和投资者保护亟须风险缓释机制的保驾护航。自2006年以来,信托公司抓住了国内经济高速增长和理财市场蓬勃兴起的重要机遇,积极创新业务,提供金融服务,服务经济发展,行业受托管理信托资产规模由2006年的3606亿元增长到2012年的7.47万亿元,连续几年保持了50%以上的高速增长。信托公司在提供金融服务中产生的风险具有较强的外溢性、社会性,只有建立有效的风险缓释机制,才能更好地保护投资者利益,维护金融稳定。
  再者,目前信托公司业务和产品的缺陷性也亟须风险缓释机制发挥重要作用。我们在肯定信托行业快速发展成绩的同时,也必须对发展中面临的问题保持高度清醒,如粗放式增长,  以通道和利差收入为主,缺乏专业的资产管理能力和核心竞争力,以信托为主业的盈利模式还不稳固等,特别是信托业务发展呈现明显的亲周期式特征,现有业务重点依旧集中在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银信合作等风险集中和调控重点领域,风险压力较为突出。信托产品缺乏必要的流动机制安排,投资者对信托产品的风险认识和承受能力有待提高,产品到期“刚性兑付”压力突出,外部金融生态环境不容乐观,伴随着信托行业规模的壮大而风险不断积聚,亟须加紧建立有效的风险缓释机制予以疏导和释放。
  记者:我国信托行业风险缓释机制处于什么阶段?在当前环境下面临哪些突出问题?
  王玉国:当前我国信托行业风险缓释机制仍基本处于自发性、缺乏系统规划和规范指引的初级阶段。面临的突出问题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一是现有信托赔偿准备金制度效果有限。在《信托公司管理办法》中规定,信托公司从事信托业务时,使受益人或公司受到损失的,属于信托公司违反信托目的、违背管理职责、管理信托事务不当造成信托资产损失的,以信托赔偿准备金赔偿。信托公司每年从税后净利中提取5%作为信托赔偿准备金,累计额达到注册资本金20%后不再提取,赔偿准备金应存放于经营稳健、具有一定实力的境内中资商业银行或者购买国债。但从实践效果看,信托赔偿准备金提取缺口较大,来源单一,自身运作局限,“造血”能力弱,在信托资产规模快速扩大的背景下,信托财产规模与信托赔偿准备金比例悬殊的矛盾会越发突出,一旦发生信托赔偿事件,很难形成有效的赔偿效果,如果不能得到有效改进,其风险防范作用可能形同虚设。
  二是信托产品流通机制始终未能突破。我国《信托法》规定,“受益人的信托受益权可以依法转让和继承,但信托文件有限制性规定的除外。”但实践中,由于信托公司不能设置分支机构,借助于信托公司柜台实现信托受益权转让非常困难,而其它的信托受益权转让渠道基本没有,信托产品的流动性很难实现。信托产品流动性缺失一方面使得风险无法规避转移,另一方面也使得信托资金筹集成本偏高,信托公司为了保持产品的吸引力,资金运用只能向高风险、高收益的行业和项目集中,长此以往将危及行业的健康持续发展。  三是信托公司对风险缓释工具、机制的运用水平有限。比如目前信托公司仍缺乏针对不同风险类型特征的风险缓释机制安排,在实际项目中缓释方式和工具运用不规范,如融资类信托常用的抵押、担保等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中,在具体的认定标准、价值评估、监测管理、流程和系统等方面还存在很多不足;而操作风险缓释中保险等手段还不普遍,在利用外部机构的服务方面管理上也有一定不足;缺乏必要的信用风险缓释衍生金融工具等。
  记者:与其他金融子行业相比,信托行业风险缓释机制有何不同?其他金融子行业有哪些经验可资借鉴?
  王玉国:从保护投资者利益、维护金融稳定的角度考虑,国内各金融行业基本都建立了相应的风险缓释机制。各金融行业在行业性风险缓释基金的建立、管理、运作等方面能够为信托公司完善信托赔偿准备金制度或建立更科学系统的专项基金提供有益参考,特别是基金公司作为与信托公司同样开展营业信托的机构,其风险准备金制度的设计变革更值得关注与借鉴。
  此外,从信托公司业务运作的角度看,考虑到目前超过半数以上为融资性业务,且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以自己名义进行信托财产运作时实质上承担着风险管理的重要义务,因此,商业银行作为金融业的典型代表,风险管理标准已经通过巴塞尔委员会等国际组织,实现了与国际接轨,其做法和规则很值得借鉴。根据巴塞尔委员会的约定,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的适用范围是所谓的国际活跃银行以及银行集团,并将银行业务分为八条产品线:公司金融、交易和销售、零售银行业务、商业银行业务、支付和清算、代理服务、资产管理和零售经纪。作为以资产管理为核心主业定位的信托公司,也可以考虑从信用风险、操作风险、市场风险等角度借鉴引入不同的缓释机制安排,强化风险管理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