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信托产品 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财富观察 新华视点

祝宝良:把稳增长促改革控风险结合起来


时间:2014-08-12 打印 文字大小: | |

【摘要】今年以来,我国不断创新宏观调控方式,在坚持区间调控的基础上,出台了系列微刺激政策,实施定向调控。随着这些政策措施精准发力,我国宏观经济运行由年初的明显放缓逐步转向稳定增长态势,国民经济缓中趋稳、稳中有进,各项指标处在合理区间。
 

  今年以来,国际形势错综复杂,我国经济形势尤其引人关注。上半年我国经济7.4%的增速、稳中有进的态势,再次击破了国外一些人对我国经济硬着陆的妄测。对我国当前经济形势和未来走势如何研判?怎样解决矛盾、防范风险,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

  
记者:今年上半年经济数据已经公布,我们应如何研判当前经济形势?

  祝宝良:今年以来,我国不断创新宏观调控方式,在坚持区间调控的基础上,出台了系列微刺激政策,实施定向调控。随着这些政策措施精准发力,我国宏观经济运行由年初的明显放缓逐步转向稳定增长态势,国民经济缓中趋稳、稳中有进,各项指标处在合理区间。

  首先,经济总体处在预期调控目标之内。上半年,我国经济增长7.4%。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8%。消费基本稳定,出口逐月好转,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棚户区改造投资有效对冲了房地产投资下行,稳定了投资需求。就业形势继续改善,城镇新增就业人数737万人,完成全年目标的73.7%。物价总水平基本稳定,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涨2.3%。

  其次,经济结构调整取得重大进展。产业结构不断优化,与投资关联度较高的行业增速放缓,医药、电子信息、装备制造业继续保持较快增长,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加快,现代服务业发展较快。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46.6%,比上年同期提高1.3个百分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继续超过第二产业。内需继续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主动力,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更加明显。消费和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54.4%和48.5%。收入分配结构改善。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超过经济增长速度,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继续缩小。


记者:请对下半年我国经济走势作个预测。

  祝宝良:在近期微刺激政策逐步见效、改革红利不断释放的有利条件支持下,下半年我国宏观经济将保持平稳增长态势,基础设施投资继续高速增长,投资基本稳定;居民收入增速持续超过经济增速,消费将基本稳定;出口环境有所改善,出口增长有望明显回升。预计下半年我国经济增长7.4%左右,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增长2.5%左右,全年可以实现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我国经济不会出现失速或硬着陆的情况。


记者:日前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我国经济发展仍面临较大挑战。请问当前经济运行中主要存在哪些矛盾和问题?

  祝宝良:矛盾和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房地产市场出现调整。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分化调整态势明显,一二线城市量缩价滞,部分三四线城市量价齐跌,房地产投资逐月减慢。房地产既关系建筑、钢铁、建材、家具、家电等行业发展,也影响影子银行和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牵一发而动全身。二是产能过剩问题。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主要是煤炭、钢铁、有色、建材等,其中的骨干企业大都是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规模大,兼并重组和破产倒闭难度也大。三是地方政府性债务问题。今年是地方政府性债务还本付息高峰年。与此同时,在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放缓的情况下,需要通过增加基础设施投资来稳定经济增长,这又要求允许地方平台公司继续向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融通资金,地方政府偿债压力加大。四是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问题。实体企业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对融资成本敏感的住房按揭贷款和民间投资受影响较大。这些问题相互交织、相互传导,加大经济下行压力,也导致财政金融风险上升。


记者:解决经济发展中的矛盾,防范化解经济运行风险,应从哪些方面着力?

  祝宝良:针对当前经济运行中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挑战,应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社会融资规模和货币供给适度增长,防止经济下行和财政金融风险相互强化。当前特别需要把稳增长、促改革、控风险结合起来,在保持经济平稳运行的同时,积极推进相关重点领域改革,培育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

  首先,发挥好财政金融资源效力,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继续实行积极财政政策。重点是发挥政府投资的引领作用,加快铁路、公路、水运等重点项目特别是中西部铁路建设进度,推动特高压输电、核电、水电和农村电网改造升级等项目开工建设。货币政策继续向中性略松方向微调。广义货币增速可略高于13%的预期目标,充分运用信贷政策及差异化存款准备金政策等结构性调整手段,实现定向微松,鼓励和引导银行增加棚户区改造、中小微企业等重点领域的信贷投放。同时,针对不同商业银行实行差异化存贷比监管,减轻对银行放贷的过度约束。

  其次,把握房地产市场规律,化解房地产市场风险。继续实施差别化房地产信贷税收政策,指导商业银行继续执行首套房最低首付比例30%和0.7倍贷款利率的优惠政策。适时调低二套房首付比例,鼓励居民改善性需求。对于部分住房库存消化周期较长的城市,可合理调整住房限购等政策措施,并压缩住房开发贷款。

  第三,积极推进重点领域改革,以改革促进经济提质增效升级。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加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加大国有资本对水、电、天然气、公共交通等公益性行业的投入;增加国有资本利润上缴,并重点用于社会保障和改善民生投入;加快推进财税体制改革,形成中央和地方财力与事权相匹配的财税体制;加快推进水、电、天然气、石油等领域价格改革。                                                                                

(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