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信托产品 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大政方针

2013陆家嘴金融论坛之浦江夜话


时间:2013-07-12 打印 文字大小: | |

浦东夜话围绕量化宽松对中国货币政策的影响、场外市场的建设、影子银行的发展和监管、财富管理以及功能性机构发展、扩大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体系以及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与区域金融风险防范中角色问题等八个专题进行了讨论。

观点认为,对于美国退出量化宽松,应看成经济恢复的积极信号。而中国的对策应为加快利率、汇率和资本市场的改革,同时央行应在风险出现时维护市场稳定。针对场内市场的建设,关键在于竞争机制的引入以及差异化的发展,使场内外市场起到互补作用。至于影子银行的问题,观点认为影子银行的出现补充了体系的缺失,但发展过快影响了其实际作用,管理上,应推进金融体制改革。而谈到民资进入金融业的问题,则认为应该消除对非国有企业从事金融业的歧视,欢迎民资进入金融业。最后,对于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和风险防范中角色问题上,提议中央应和地方政府统一对接起来,形成两极监管体系,在经济发展和风险防范上实现双加强,双促进。以下各位专家的观点:

  

纪志宏:面对美国跳出QE,我们应该加快利率、汇率、资本市场的改革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纪志宏在谈及美国QE,日本QE对中国的挑战时提到,中国更重要的还是加快自身经济结构的调整,促进经济均衡地增长。由于松的周期性特别长,所以也要加强一些密周期的宏观审慎的管理,加快利率、汇率、资本市场的改革,这些都会较大地提升抗冲击的能力。对于央行领导提出加快改革的言辞,主持人马上追问改革速度的问题。但纪局长只是用一句“不快不慢才是正好”来进行回答,并指出这些年来我们汇率机制改革,利率制度的改革以及资本项目的可替换,实际上都是在推进的,我们如果仔细观察,它们一直是在交错地、同步地进行。

  

黄海洲:央行为金融系统的维护者,当风险影响到金融系统稳定时,央行必须要救。

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黄海洲在谈及央行救市的问题上认为,央行是金融系统稳定性的维护者,所以维护金融系统的稳定性是央行的责任,遇到类似的流动性危机或者流动性风险的时候,如果流动性风险足够大,影响到金融系统的稳定,央行就必须要救,这是央行的责任,也是央行的义务。个别金融机构流动性管理不善,央行担心所谓道德风险问题,这个时候可以不救。

  

龚华德:美国经济恢复得不错,未来利率将会回到4%到4.5%。

标准普尔董事总经理龚华德在谈及美国退出QE的问题上时表示,美国退出QE是好消息。因为美联储退出标志着美国经济复苏得不错,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开始复苏,实体经济开始复苏,美联储退出是积极的信号。他认为,随着货币情况或者货币政策逐渐恢复以后才可以慢慢地升息,我觉得美联储的利率将来会到4到4.5,有400个点慢慢地复苏,但是要循序渐进的,他们已经定好了计划。

  

高路易:中国应对美国退出QE,可进行利率和汇率改革

苏格兰皇家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高路易在浦江夜话中回答中国如何应对量化宽松政策的退出这个问题时,给人民银行提了个人意见,改革利率和汇率。鼓励人民银行改革汇率系统,开放资本项目帐户,也希望银行继续审慎货币政策,财政部能够给予帮助,因为现在的一个趋势就是说总的政策太紧了。未来维持正常需要财政部的支持,因为在中国发行债券是没有问题,现在是非常有用的时候,在货币以及财政政策之间有一个很好的政策和协调。

  

谢庚:场内外市场应该针对不同的群体,不同的风险分层管理,实现差异化。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庚在谈及建立场外市场是提出,场内市场是一个高端市场,对风险的控制是很严格的。所以要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前提要去认识,多层次的重要出发点,就是要去包容风险。多层次市场应针对企业群体,投资人群体,打造不同的制度体系,打造不同的服务体系,提供更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服务。从这个地方说,多层次资本市场就应该是针对不同群体的风险的分层管理。而其实现的方式就是制度的差异化安排。

  

张云峰:建立场外市场,需要政府规划、竞争机制的引入和差异化发展互相配合。

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副董事长、总经理张云峰在评价多层次市场的建立时认为,全国的场外市场在融资能力方面都是偏弱的。十八大提出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这种提法本省就带有很强烈的计划经济的色彩。相比之下,美国和日本都没有搞过这种规划。都是在竞争当中形成了一种错位的竞争,形成了自己一种格局。但在我国必须这么做,因为我国的情况,确实跟发达资本市场国家不太一样。要真正实现多层次资本市场,需要政府规划、竞争机制的引入和差异化发展互相配合。

  

刘世安:场内外市场不应被对立看待,场外市场发展靠引导。

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刘世安在谈到场外市场时表示,场外市场往往是和场内市场对立起来来谈的。而他认为,这两个市场间,应该是整体的金字塔样的关系,如果把场外市场看成是多层资本市场的一个组成部分,那么它应该是在金字塔的底座部分,只有当它的规模,它的基础,足够强大时,才能支撑起肩上的场内市场。但目前这两个市场的建设还缺乏一个有机的机制,一个能够把两个市场联系到一起的机制,也就是转板机制。目前这个机制还确实没有。只有在有了这个机制以后,我们才能说这两个市场是个完整的一个整体。而关于场外市场的发展,他认为场外市场应该有自己独特的一套运行体系,形成差异化的一种竞争模式。

  

朱海斌:影子银行规模不大,但发展速度太快,没有补充银行体系的不足。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大中华区经济研究部主管朱海斌则提出,中国的影子银行是36万亿,也就是70%左右GDP的水平。从水平来看上并不高,做一个国际比较的话,在20国集团内做平均的话,中国的影子银行体系还是比较小的体系,20个国家占GDP平均110%,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的影子银行还不是太大,而是太小,完全有更多更大的发展空间。真正的担心的是中国的影子银行在过去几年发展的速度太快,也没有起到我们希望的作用,没有补充我们目前银行体系中不足问题。

  

赵明浩:金融体制已到非改不可的程度,维稳不代表不让每一家机构都不出问题。

华泰保险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赵明浩认为,金融体制改革也到了非改不可的程度,也就是说,对于价格的双轨制的改革,肯定是要经历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但是并不等于不做。从这个意义来讲,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解决影子银行问题,唯有进行全面的、系统的改革。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建立一个更有效的一套市场化的管理原则,真正依靠市场的力量。因为无论是流动性过剩也好,还是杠杆也好,还是我们现在说的资产错配也好,利用市场的力量,完全有能力可以做出一个合理的调整,并且会减少对整个社会经济的冲击。另外,他还指出,所谓的金融维稳,维护的是金融系统的安全、系统的稳定,而不是让每一家金融机构都不出问题。

  

刘利刚:影子银行是过于宽松的货币条件的产物。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师刘利刚谈到银子银行时表示,在某种程度上,今天看到非常活跃的这种所谓的影子银行的状况,其中也折射出货币条件过于宽松的影子。同时货币政策的执行没有与时俱进,特别是在海内外经济状况大幅变化的情况下,很多央行也没有做出及时的反应,造成了这种更大的扭曲和现在的这种状况。对于影子银行的问题,他认为应从结构上对中国的金融体制或是金融结构进行一系列的改革,避免造成影子银行变得更加的繁荣。

  

胡祖六:民营资本进入金融体系天经地义。

春华资本集团董事长、著名经济学家胡祖六在谈及中小企贷款难问题上指出,真正要解决中小企业、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真正要促进就业要实现经济转型,金融体系就没有理由还是一如既往地由政府控股的。民营资本是否参与是一个不应有的话题,这是天经地义的。邓小平1978年启动改革开放,目标就是要建立市场经济,金融体系正好扮演一个分配资源、取代以前政府行政管理,特别像计委、发改委这种行政性的配置资源的功能。最好就是私人企业、私人金融机构,这是最有效率的。能够真正带来竞争,为社会上得不到应有金融服务的消费者、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

  

杨国平:不能歧视非国有企业,应支持非国有金融服务的发展

上海小额贷款公司协会会长,大众交通董事长、总经理杨国平在谈及民营资本进入金融体系时认为,商业银行可以私有化、民营化,是充分竞争的现代服务业。门槛应该放低,准入应该公开,不能歧视非国有企业。以前商业银行都要是国有的,非国有的不能进去,以后规则一定要公开。对股东不能限制太多。以前对于小贷公司,规定单一股东10%,第一大股东是20%到30%。现在上海进一步开放,对单个好的大股东可以放大到70%,这样大股东责任感更强,更要管好。对私人、民营股东的股份,国际上对国有比例有限制,国有比例不能太高,太高变成国有企业了。对非国有,没有股份比例的限制,越高越好。现在为了适当的多元化,引进一些股东也可以,但必须要1、2家是核心股东,资本金也要相对足够大。这些都应该见报、公开,我们呼吁银监会、人民银行应该把民营的银行见报,让大家看。没有多层次的金融服务,上海不能成为金融中心。

  

王红:面对区域经济发展和社会风险防范,地方政府抱有双加强、互促进的态度

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局长王红在谈及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与区域金融风险防范的角色问题时指出,地方政府的主要职能就是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如果从基本的功能来讲,那么地方政府,包括克强总理最近一再强调的主要是在创造经济社会发展的良好的环境,在提供非常优质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还有在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等方面,应该是政府的主要出发点。因此从区域经济发展和社会风险防范两个方面来讲,地方政府一定是双加强,互促进的一个态度。也就是说经济发展,是为市民带来福祉的唯一的一个方法。不能因发展中出了问题,而否定发展,发展中的问题一定要发展来解决,地方政府对于促进金融发展有非常好的经验。

  

阮路:应该建立起两极的监管体系,把中央监管与地方监管进行统一的对接。

重庆市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阮路在谈及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与区域金融风险防范的角色问题时建议,现在既然地方政府已经扮演起监管的角色,因此从国家层面,应该建立起两极的监管体系。就是把中央监管与地方监管进行统一的对接。这既是我们现在金融业发展,创新的要求,也是社会各方面的呼吁。由此就会产生怎么把中央和地方两极监管协同起来,从法律上怎么授权的问题。而地方无权在经济、金融、关税、外贸基本制度上的立法。因此我们能不能考虑在一些单向制度上授予地方监管权利,和法律的授权,这样可能有助于真正落实地方政府的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