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信托产品 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信托战略

翁先定:让社会分享信托制度红利


时间:2013-05-22 打印 文字大小: | |

我作为从业代表提点感受,第一点这个课题,我记得曾反复找会长说,这个行业做到现在这样的规模,我们是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这个问题信托业内也不十分清楚。业内也多次反映应明确这些方面,经过多次的汇报,协会和金融研究所共同组建了课题组。在看了这个报告之后,我个人非常满意,我觉得基本上这个结构也回答了我们急于想要说清的问题,就是我们信托业到底是什么。别人问我们信托业是什么,很多人听不明白,而且弄点书看看,可能书也找不到。信托业究竟从哪里来,今后到底往哪里去呢?所有人都认为信托是临时性的,是个坏孩子,早晚要完蛋,但是我一直在想不应该是这样的。在信托业发达的国家,特别在美国,只要是中产阶级以上的人根本离不开信托,处处要用信托。投资也好,包括移民,那个结构也是一个信托结构。信托太重要了,但是我们国家确确实实大家对信托理解的不清楚。作为从业人员,我在这个行业有20多年了,从《信托法》出台到参与整个过程我都清楚,所以我觉得这个报告目前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解决我们从事者急需的问题。大家拿这个报告看起码比我们说要强多了,我们终于可以有一本书可以推荐给别人。我们不能说我们是什么,但可以看这个说我们是什么,这是最权威的国家研究机构和行业协会共同发布的,这一点非常感谢王所长和王会长这一联合课题组把这个报告弄出来。
  第二点,我想说的一个观点是,看到这个报告之后大家明白了什么是信托,明白了信托是好东西,将来往哪去。不仅从业人员这样说,也希望在场的媒体能够和我们一起向社会推销宣传信托。我几年前跟媒体辩论信托,那时候媒体报道了一些我们不好的信息,比如在深圳做了一个项目,说是变相卖房,我在当时辩论时就提了一个观点说这是信托制度。我们国家《信托法》已经出台了,信托制度是产权制度、财产制度,这个制度法律上已经赋予它了。我个人理解中国有这么好的制度,特别在我们国家对私有财富缺乏相关法规的情况下,这么好的制度为什么不用呢?如果大家认为它不好能不能一起把它灭了,把法规废掉。既然法律出台,那么证明最高的立法机构一定有经过他的考虑,所以我们正在尝试当中是正确的。
  今天,有这么多媒体的朋友,我想提一个建议,大家既然明白了什么是信托,知道这个有很多好处,希望大家能够提升一个更高的高度来宣传信托,能不能让全社会分享信托红利。制度红利有两方面,第一个方面如刚才王所长讲的,它对增加居民的财产收入,保护个人财产有很多的好处。有一次在社科院讨论的时候王所长讲了很多精彩的东西,今天没讲,我可以把它补充起来。信托这个制度红利有很多好处,什么公积金,物业管理费,这些东西都应该用信托来托管,确确实实国外很多类似这样的安排真的是信托。我觉得至少有几个方面,随随便便普通老百姓都能得到好处,比如遗产、企业破产保护。美国企业只要债权人起诉,不管是清盘还是破产重组,这个公司资产全部进入信托账户,全部监管起来。如信托债,中国的资本市场有买卖双方,往往发行人谈判力量很强,我们可以把信托机制引进来。我在发改委曾经审批发行过第一批企业债,但是企业债的信誉太差了,一推就出问题,出问题就找事,这是因为我们缺少对投资人保护。而一旦引入信托制度,比如说信托债,你可以到时再看看会是怎样的情况。我想从制度红利这方面来看,信托是个好的制度。很多东西,比如说弱势群体等,我们很多的共同利益都应该用信托来做,这个制度是一个非常好的制度。这些东西应该大张旗鼓有明确法律来说明这东西应该归信托,但现在,如物业管理费、公积金等,虽然我们交了钱,没有人代表我们这些个体。第二个方面的制度红利在于,我一直说资本市场到现在只走了一半,主要是以投资融资为主。我们以前没有私有财产,靠什么构建这个体系?我认为信托制度是基础,以前信托离我们太远了,现在离我们每一个人都很近,所以制度红利的第二个方面就是要用信托制度作为构建国家资产管理、财务管理的基本基础。

希望各位媒体朋友、专家学者继续给信托业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