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信托产品 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信托战略

《中国信托产业发展之路》之专家评述


时间:2013-05-22 打印 文字大小: | |

王丽娟:信托业行业本质——利他在前、利己在后

2013年5月22日下午,《中国信托产业发展之路》课题成果发布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举行。这次会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中国信托业协会金融研究所联合主办。

发布会上,主持人中国信托业协会专职副会长王丽娟提供了一些信托行业的基础数据。她强调了信托在中国发展的三个重要时点:第一个是1979年,现代信托开始在新中国应用,到如今已有30多年的历史,这也意味着现代信托制度的应用是伴随着改革开放一起成长起来的。第二个是2001年,《信托法》颁布,这是一个很大的分水岭,《信托法》的颁布确定了信托制度在中国运用的法律地位。第三个是2007年,“新两规”的出台真正使信托公司——狭义的“信托业”,找到了信托业务的本源,回归本源之后的六年里信托公司作为整体实现了行业的跨越式发展,令世界瞩目。

同时,王丽娟指出,信托业在近几年出现了量的增长,行业规模在近六年都以万亿元的速度增长。但实际过程当中,质的变化也就是信托业务本身的有别于其他的金融业态的功能在悄悄展现。从作为一种金融业态的角度考虑,信托有别于其他的金融业态,对受益人的贡献度是其他金融业态无法比拟的。这凸显信托行业的本质特征——利他在前、利己在后。信托行业整个收益里的86%-90%是分配给了受益人,这就是信托行业的本质特征体现。

  

王国刚: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是信托立足点,未来我国信托市场可达百万亿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王国刚所长做了主题报告,他首先指出了这次讨论的背景在于对百姓管理财产的复杂程度。第一个就是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这是信托的起因也是它的立足点。国内居民的财产性收入增加缓慢,主要原因在于缺乏足够的金融投资渠道。在这个背景中仅仅靠股权债权类的金融产品已经非常难处理错综纷杂的经济社会关系,那么就需要有针对财富管理的专业化的机制,这就决定了必须充分应用信托机制来完善经济管理和社会管理。

此外,他还认为,在金融市场中,各种本应以信托机制予以规范的资产管理行为,结果以各种名义游离于信托之外的现象比比皆是,不仅大大削弱了信托市场的发展水平,而且导致了一系列问题发生:一个是行政机制直接介入信托市场竞争,从而在资产管理概念之下乱象丛生,风险大大增加。

王国刚将信托行为简要概括出五个方面特征:第一是有明确的信托目的;第二是有明确的受益人,受益人与委托人分离;第三是有明确的信托财产;第四是信托财产账户与委托人、受托人固有的财产账户相分离,且破产隔离;第五是信托财产所产生的收益归受益人。他认为凡是符合这些特征的金融行为都应该列入信托行为,接受信托监管。

同时他又提出在目前的背景下,需要有全国统一的营业性信托监督管理办法的出台,其中要点至少要有六个方面:第一是实行信托产品注册制度;第二是界定委托人权益;第三是厘清受托人责任;第四是完善信托业务信息报备制度;第五是明确信托业务分类标准;第六是调整净资本监管方法。而且要推进信托业监管重心从机构监管向功能监管转变,有两件事:第一是明确信托监管主体,要在银监会内部设立信托监管部;第二是通过功能监管,有效减少现有监管职能之间的冲突、交叉重叠和监管盲区。

  

史建平:发展信托业是是推动金融市场化的很好途径

中央财经大学副校长史建平教授就主题报告的结论给出了学术上的解读,他对王国刚的报告给予了观点上的高度认同。他认为中国金融业这30多年发展确实非常快,但是从数字来看,信托业相比之下,与它应该有的发展相比还是大大滞后。

同时他又提出,现在看信托基本上集中在资金的信托,或者叫第二银行或影子银行。这个不仅给信托公司带来大的风险,同时我们确实也未将这样一个大的金矿开发出来。

最后史建平教授表示,我们现在的金融资源配置确实是市场化程度比较低,那么发展信托业应该说是解决这个问题,推动金融市场化的一个很好的方式和途径,当然还可以从很多方面论证中国信托业发展的前景和必要性。

    

杨华辉:信托业不是坏孩子,信托是个好制度、好工具

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杨华辉董事长认为,过去从立法到监管层面,再到地方政府或其他金融业,每当中国的经济金融出问题的时候,往往信托业好像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其实不管在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国家,只要用得好,信托对国家的发展等都是非常好的工具。

同时他又表示,很多东西在国外是好东西,在中国就是变异。信托业如果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借鉴国外已经取得的成果和经验发展,中国就可以把这个制度用得很好。信托工具大到可以为国家城镇化做很多的事情,小到为家庭财产传承,解决家庭财产继承的矛盾等,对家庭和谐、社会和谐、科学发展都能起到作用。

最后,他提出,如果中国68家信托公司有几家能成为标杆,那么整个行业的社会形象将不一样,整个行业的地位就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