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信托产品 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理论基石

科斯专题3:英国衡平法与信托制度


时间:2013-10-31 打印 文字大小: | |

一、英国衡平法

衡平法是源自英格兰两种法律体系之一,与普通法相对。衡平法缘起于古代英国,当时大部份法院均以普通法审理案件。由于普通法十分注重程序,很多人单单是因为未能符合程序,例如过了期限起诉,而得不到公正对待。于是大不列颠大法官设立一法院,以较为宽松的态度处理案件,这就是衡平法的来源。和普通法比较,衡平法较为着重事实公正,较少拘泥于形式。以前,普通法和衡平法的案件必须由不同法庭处理。同一件案件,普通法上败诉后,原告人就可以将案件申请用衡平法由衡平法的法庭审理。为解决不便问题,英国通过JudicatureActs1873-1875,合并普通法和衡平法的法庭,同一法庭可同时应用普通法和衡平法。衡平法凌驾普通法,两者有矛盾时以衡平法为准。

1.早期衡平法发展形态

12-14世纪,这一阶段基本属于形成时期。衡平法的适用,是以被告的良心为基础。这成了典型的衡平法所具有的特殊观念,其实质是“自然正义”。衡平法为了弥补普通法之不足,而由大法官根据公平及正义的原则,在12-14世纪发展形成法律体系。此期间,普通法已显得保守、呆板而缺乏灵活性,不能适应不断出现的新情况。于是,当事人只能请求国王裁判。到14世纪20年代,由于国王无法处理日益增多的案件,便交由枢密院和大法官审理。大约从1400年起,法律承认甚至扩大了大法官和枢密院的管辖权。普通法法官最初显得愿意与大法官和枢密院合作,后来普通法院里也出现了许多具有衡平法特征的规则。这种新式法庭并没有完全创造出衡平法,但至少以不同的方法发展了国王公平正义原则中固有的衡平法。衡平法逐渐发展起来弥补普通法的不足和纠正普通法不公平之处。其权利和救济手段主要有:用益权(uses)、禁止令(injunction)、特定履行令(specificperformance)。在英国,枢密院是指以前由一批被任命的显贵人物组成的就政府事务向王室提供建议的组织。此刻,它的重要作用主要表现在它的司法委员会,即听取并裁决来自某些自治领和附属国以及来自英国国内某些法院和某些由国家授予司法权的专门组织的上述案件的最高法院。

2.近代衡平法发展形态

15-18世纪,该时期是衡平法独立、成熟时期,在这一时期,衡平法由衡平法院专门适用,并加以发展。为了应付大量的案件,王座法院院长便建立起了自己的法庭,即大法官法院(亦叫衡平法院)。大法官审理这些案件,并不受普通法的约束,而是根据公平和正义的原则,发展自己的法律,即“衡平法”。

18世纪衡平法与普通法关系是融合的,双方在内容上相互渗透。默里威廉爵士、曼斯菲尔德伯爵(Murray,SirWilliam,LordMansfield(1705-1793)作为王座法院首席法官曾试图把某些衡平原则引入普通法,但没有成功。18世纪最杰出的大法官是约克·菲利蒲·哈德威克第一伯爵(Yorke,Philip,lstEarlofHardnicke(1690-1764))。他的伟大成就是以近代形式确定了许多衡平法原则,统一与系统化了衡平法自诺丁汉伯爵以来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的发展,因而使衡平法发展成为一个确定的但仍有灵活性与成长和适应能力的原则与规则体系。他坚定地确立了这样一条基本规则,衡平法官应该遵循从大量判例中形成的原则,而不是单个的判例。衡平法的最终结果是经过大法官斯克特·约翰·埃尔登勋爵(Scott,John,LordEldon(1751~1838)的努力而确立的,他对衡平法的发展主要表现在:设法确立衡平法的原则,使衡平法的规则与普通法一样确定,他的这些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完成了诺丁汉伯爵和哈德威克伯爵的工作。并且确定了衡平法规则与法律的关系。这样,衡平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衡平法成为有明确范围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中将遵循判例原则。最终发展的结果,衡平法在信托、已婚妇女财产分割等方面经常享有专属管辖权;在合同强制履行、欺诈、过错和意外事故等方面享有与普通法的共同管辖权;另外,特别是在发布禁令、指定管理人上享有辅助管辖权。1873-1875年司法制度法撤销了大法官法院,实现了普通法与衡平法管辖权的融合。但是又规定,除专门对冲突情况下作出的规定以外,在所有事务中衡平规则应优于普通法规则。即衡平法不属于普通法体系的一部分,当两套原则发生冲突时,衡平法处于优势。

3.现代衡平法形态

《1873年司法制度法》虽然通过将普通法院和衡平法院并入新的最高法院,而统一了普通法和衡平法的管辖权,使高等法院的各个法庭都可以作出相应的不论是普通法的,还是衡平法的任何补偿判决。但它没有规定在权利、财产及收益等方面衡平法与普通法处理原则的归并和统一,根据《1925年财产法》规定,普通法与衡平法在处理原则上仍然不一样。

英国现代衡平法的新特征是:

第一,确立了“同等权能”和“衡平法优先”原则,“遵循先例”原则伴随现代法院组织体系的完善也最后确立和巩固,它们是现代衡平法适用上的特征,也是英美法系的基本原则。

第二,现代衡平法观念已由中世纪的“自然主义”、近代的“个人主义”过渡到现代的“社会主义”。

第三,以前衡平法和普通法时有冲突,此刻基本上和平共处、相互融合渗透。

第四,在现代法庭,法官以衡平法审理案件的权力正日益扩大,法官有更多的“自由裁量权”,衡平法不完全固守自己单一的传统救济措施,往往交叉使用某些彼此有联系的、穿插的、混合调整方式。

虽然英国的衡平法院在19世纪后半叶已被撤销,取而代之以高等法院中设立的大法官分院,但衡平法的许多原则,却被保留下来,沿用至今。

二、信托与衡平法

信托与衡平法的关系异乎寻常的密切。毫不夸张地说,衡平法除了一些有别于普通法的救济方式:一些格言、原则之外,唯一成形的具体法律制度唯有信托法。在实践中,衡平法所发展起来的最重要的制度是信托,此外则是禁令、特定履行等救济手段。而霍兹沃斯在讨论信托制度时断言:若无衡平法所创造的信托制度,英国将无法充分地满足现代国家的社会与经济需求;该制度为世界思想宝库添加了一个完全原创的概念。

从英美法系的角度来看,信托制度的雏形可以上溯到11世纪的尤斯制度(the“Use”)。在诺曼人征服英格兰后的几个世纪里,真正意义上的土地相关所有权制度开始形成。在封建制度下,土地上往往附有不同层级的权利。各个层级的权利通过土地使用权制度(“tenure”)整合在一起。在这个制度下,不同的占用人(“tenants”)可以对同一块土地拥有权利。这套制度的最顶端是国王,最底层则是实际占用土地的个人。在两者之间的大大小小的领主(“mesnelords”)。这一整套制度本质上是一套征税系统。每一个占用人,通过占有和使用土地,贡献劳动力,收获农作物,并将所得支付给其领主,作为领主将土地租赁给其使用的地租。在这套制度下,个人可以继承的往往是某个层级的领主权(“seigneury”)。而土地的用途也加以分类,有一些是供养骑士,所谓“knightservice”;有一些是耕种农作物,所谓“socage”。

然而这套封建土地制度存在一些列缺陷,如土地不可以通过遗嘱的形式自由的分配,而必须遵循长子继承制(primogeniture)。长子继承制的好处是可以保证土地的完整性,不会因为若干代的继承而四分五裂;但另一方面来看,却使得被继承人希望去世后所有子女都能得到照顾的期望无法实现。另一个问题是,处于宗教戒律的限制,使得一些人,主要为僧侣,不可以以其自己的名义持有土地。除此之外,英国贵族之间冲突不断,尤其在玫瑰战争(theWaroftheRoses)期间,局势混乱。一旦某个领主选错了支持的对象,其后果很可能是其领地被剥夺,不仅自己前途尽毁,其家庭和后代也失去了赖以生存的领地。而另一些领主则希望对领地长期拥有控制权,在将领主权移交给年幼的子女后,立刻给予自己监护权(rightofwarship),并以此权利来实际管理领地,获取收益,直至去世。

而尤斯制度作为一个方案,则可以有效地解决上面这些问题:领主虽然不可以以遗嘱的形式分配土地,但在其有生之年,是可以处置土地的。因此领主A可以将土地转让给X、Y和Z作为土地的共同所有人。当然,直接的将土地转让给他人对领主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意味着他将同土地相关的所有权利都转让出去了。因此,他会以“use”的方式来做转让:土地被转让给X、Y和Z,以供A指定的人来使用(use)。这个被指定的人称作受益人(“cestui(s)queuse”,古法语)来享有土地的受益权。A可以指定任何人,以A所期望的任何方式来享用这片土地。

在上面这例子里,受让土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X、Y和Z三个人。做这样安排的目的在于利用当时普通法里共有人的规定(co-owners),这在现在被称为共同共有(jointtenancy)。在共同共有的安排下,共有人之中的一人去世,其所享有的份额并不会转让给他的继承人,唯一的结果是共同共有人总数减少了一个。因此当领主把土地以尤斯的方式转让给X、Y和Z的时候,他不必担心其中一人,比如X去世的时候,X的继承人会有权继承土地的一部分;而有好几个共有人的好处是,当其中一个去世时,只要再增加一个共有人即可,基本上不会发生所有共有人同时去世的情况,土地也就可以在家族内部以尤斯制度的方式永远的传承下去了。因此尤斯制度就可以成功解决之前提到的那些问题。土地的受益权可以指定给长子以外的人;也可以指定给僧侣。土地可以转让给一个中立方,这样即便A自己在内战中选错了边,土地也不会被剥夺,A的家人仍然可以享有土地的受益权。并且通过使用尤斯制度,也可以使得年幼的子女永远不会真正继承到土地的所有权。

需要指出的是,尤斯制度从来没有获得普通法的认可。从普通法的角度来看,无论背后做了怎样的安排,X、Y和Z总是土地法律上的所有人,因此对土地享有全部的权利。当X、Y和Z拒绝遵循其在尤斯安排下的约定这一情况出现时,当事人就只能求助于衡平法院。衡平法院以及衡平法体系因此也和尤斯制度以及之后产生的信托制度联系了起来。

对于普通法的这种态度,一种看法是体现了普通法的僵化和粗糙,没有有效的制度来保障尤斯制度下受益人的权益;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正是普通法拒绝承认受益人对尤斯制度下的资产的权益,从而使得尤斯制度能够达成普通法下许多无法达成的目的。对于由此而造成的尤斯制度缺乏法律保障的问题,持后一种观点的学者认为,在中世纪,尤斯制度与其说是依赖于司法判决,倒不如说是更依赖于道德和社会舆论的约束。一个人如果违反了其在尤斯制度下所作的承诺,其名誉和荣誉上的损失,是必须要谨慎面对的。

经过了五个世纪的发展,到了1535年,亨利八世统治英格兰期间,议会颁布了尤斯法(theStatuteofUses)。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这部以尤斯为名的法律,导致了尤斯制度开始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通过这部法律的原因很简单,亨利八世需要更多资金。尤斯制度的存在使得亨利八世很难从贵族们那里剥夺他们采邑的收益。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尤斯法规定,领主以尤斯方式将土地转让给X、Y和Z以供受益人B使用的安排,会被认为是直接将土地从A名下转移到了B名下。这样一来,尤斯原本的那些用途,就全部无法实现了。于是在随后的一个多世纪里,中世纪的律师们坚持不懈的致力于研究规避尤斯法适用的方法。他们创造出了一种叫做“尤斯的尤斯”(“theuseuponause”)的安排。这种绕口令式的安排用英文来举例就是:AgrantsassettoBtotheuseofCtotheuseofD。前面那个尤斯制度的受益人C实际又变成了后面那个尤斯制度名义上的资产持有人,而D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受益人。到了18世纪,尤斯制度改头换面成为现代意义上的信托制度。“Use”,“cestuisqueuse”等词汇在日常法律事务中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trust”,“trustee”,“beneficiary”。通过这种方式,尤斯制度的实质被保存了下来,唯一改变的只是名称而已。

18世纪,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封建制度开始瓦解,信托制度开始服务于更广泛的富裕阶层,用于其家族财富的保障与传承。随着19世纪工业革命的蓬勃开展,财富的形式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相对应的,信托制度以及结构的演化也更趋活跃。信托法律在20世纪最为显著的发展则是各离岸地的兴起。这些受英美法系影响的大大小小的司法管辖区竞相制定更为灵活法律框架,以吸引大型金融机构和高资产人士将信托设立及管理中心设立在那里。

  

参考文献

1、维基百科:http://wiki.mbalib.com

2、[美]约翰·G.斯普兰克林,钟书峰译,《美国财产法精解》,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3、陈颐,衡平法、用益与信托:英国信托法的早期史概说,南京大学法律评论,2011年季卷。

4、余辉,《英国信托法:起源、发展及其影响》,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5、张五常,《佃农理论》,商务印书馆,2000年版。

6、余能斌、文杰,我国《信托法》内容缺陷管窥与补正思考,民商法学2002年第12期。

7、尹田,论物权法定原则的解释及其根据,民商法学,2002年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