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信托产品 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基金信托

基金型信托产品五人谈


时间:2012-11-13 打印 文字大小: | |

基金型信托产品,实际上是基金信托经理自由度的大幅提升,相对于传统的集合资金信托产品,在信托公司与信托经理的“委托-代理”关系上,赋予了信托经理或基金决策执行团队更大的代理权限,进而也就赋予了信托经理更大的潜在代理红利。为了基金型信托产品信托经理或基金决策执行团队的利益目标与信托公司利益目标更趋一致,在实际资金募集后的基金管理中,应制定明确标准,严格限制单一自由决策,要求多梯次、流程化的管理制度,严控基金申赎,必须从整体上建立对信托财产系统性的管理框架与流程。

提供流动性的基金存在救急性质的倒逼,但可能导致资金成本“滚雪球”式的恶性上升循环,需要考虑实际审批的原则,即足额的处置资产以满足资产保值的要求,保护流动性基金的资金安全。结合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发展历程,信托公司必须敢于直面资产处置,并在流动性问题或资产不足情况下,进一步总结分析资产交割条件。对于基金报批,需要在现有基金产品中梳理、抽样,分析基金原始目的,有效升级审批及监管能力,避免利用基金型产品的“委托-代理”自由度逃离信托公司内部监管,放大风险敞口。在审批过程中,要把握文件审批与金融行为间的关联,分析审批项目的实际意愿与金融投资的感性成分,并建立审批回验机制,综合提升审批能力。而在审批资源方面,要针对信托经理的不同理念,减少无效项目的占用,给予公司整体支持。

基金项目的审批在审批过程中必须严格按照标准执行,不应有回旋余地。在基金发行方面,应先制定完善的基金管理模式,找寻具有投资价值的项目,符合项目风险管理要求后再开放基金募集。而审批标准本身应基于主动管理型基金商业模式的设计,需要前后台的互相探讨与积累,并通过实践真正得以完善。团队信托经理上报基金的过程实质是一个试错的过程,应避免单一责任人的风险集中,而以经验互动的形式逐步形成监管标准,实现良性的展业经验转化。在此过程中,需把握基金管理中决策与执行分离的机制,强调投决会的独立主张,做到投决委独立、客观、经验的整合,从产品线的角度对审批标准加以完善。而面对相关问题及风险时,也需通过完善的决策体制加以解决和规避。

新华信托资产管理板块用近两年的时间对基金型信托产品进行了摸索,并积累了基金型信托产品的管理经验。基金型信托产品的管理框架的核心概念应该基于投决委的筛选、第三方专业机构的择优及严格的项目投资管理制度。在投决委筛选方面,应强调内外部的严格控制,首先做到与项目无关、与次级资金无关、与经营方无关的要求,此亦是监管部门对于新华普天II号基金升级的要求。在资产评估方面,应以适合高端基金投资决策要求的、具备公信力的知名机构进行评估管理,实现最大可能的公允性提升。而在项目投资制度方面,应注重受托管理职责的体现,恪守新华信托项目审批的标准,实施前中后台一体的管理方式,精选项目,精制投资,为各级基金投资者负责。

2012年,新华信托在资产管理板块基金型信托业务实践的基础上,在全公司范围内就基金型信托业务相关的各项问题展开了讨论,通过讨论,各方逐渐对基金型信托业务的内涵与外延形成了统一的认识,为下一步基金型信托业务的开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本期“基金型信托产品五人谈”栏目采撷了在这一讨论过程中具有代表性的观点,整理后分享给大家。

何为“基金型信托”以及与传统集合信托计划的差异

董一兵

信托行业的法律法规中对什么是“基金型信托”是没有明确的规定。因为“基金”是泊来品,很早以前美国很多投资机构推出mutualfund这个概念和产品来解决资金不是很丰富的人能够加入到投资大军中来。另外一方面,“基金”这个名称也借鉴自其他金融领域,比如在证监系统早就有了证券投资基金这个概念和产品,还有最近10年进入中国的“私募基金”。因此在实践领域,“基金”的概念是有一些要素的:比如份额化、在募集时只有特定范围而没有特定具体投资标的、委托或信托关系等。所以信托产品如沾上“基金”的这样一些要素,就在一定程度上具备了“基金型信托”的条件。

讨论基金型信托的标准,我更倾向于将其理解为游戏规则,在这个游戏规则下:什么信托产品可以纳入基金这个领域,什么信托产品最好还是保持其本色(典型的贷款性质的信托计划)。关于这个游戏规则目前还没有行业公认的标准,这正是我们来制定这个标准的好时机。不管是否完美,都可在实践中逐步完善。

从广义讲,信托基金与信托计划的细微差异表现在,信托有明确的投资计划(对象),而基金则是由受托人来寻找投资对象。在某种程度上,基金形式给予了基金管理人更大的自由度。比如平安推出几个房地产信托基金,产品只界定一个投资范围但没有具体项目。因为这个自由度,对基金管理人的管理能力提出高于传统信托计划信托经理管理能力的要求。在决定是否批准某某信托经理设立基金时,一是要考虑到需求;二是要考虑这个信托经理是否具备基金管理人的能力和管理团队;三是看看提出的设立方案,有没有相应的有效风险控制机制。我个人认为这些属于管理风险(设立的必要性,管理人能力等),由管理负责人把关。只有经过管理负责人批准的项目方案才进入风控、合规、法律、财务的审核程序,避免这个程序结束了,发现这个基金从管理的角度讲不应该设立。因为这个自由度和衍生的风险,基金管理人(包括他的团队)的管理能力和经验是个控制风险的关键点。新华资产管理板块通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与积累,已经取得很好的经验,这种经验应当加以推广和利用。

此外,基金不同于传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一点是,基金的设立只是投资经理工作的开始,而传统的融资型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在成立时信托经理的工作基本结束了。因此很有必要重新界定基金型信托产品的信托经理和决策执行团队的职能,以及科学设置基金型信托产品的报酬激励制度、从强调前端激励转向强调后端激励。

薛涛

“基金”二字本身到目前为止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没有一个明确、公允的定义。但是,应该看到作为中国金融制度所仿效最多的国家——美国,其投资基金的发展与马科维茨于上世纪50年代所开创的现代资产组合理论(ModernPortfolioTheory,简称MPT)是分不开的,现代资产组合理论的出现被称为是华尔街的第一次革命,在其之后美国各类投资基金开始了蓬勃发展。马科维茨现代资产组合理论最重要的思想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不要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也就是说应当对风险进行分散,在给定资产价格波动率也就是风险的前提下获得最大化的期望收益,或者在给定最大化期望收益下使资产价格的波动率最小。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对“基金型信托”进行分析,就会发现其与传统的以单一项目作为投资标的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相比,“基金型信托”最大的不同应当是在投资范围上实现了分散化,投资对象不应再是原来的单一融资项目,而应是一系列资产的组合。

关于基金型信托产品的申购和赎回

薛涛

为了提升产品吸引力、增加基金型产品流动性,基金型信托产品在设计过程中纷纷借鉴证券市场开放式基金,给产品增加了申购、赎回功能,个人认为是否给产品加入这一功能,关键要看基金资产本身的流动性。证券市场开放式基金之所以可以按照约定期限开放申购、赎回,本质原因是由于基金资产本身具备较强的流动性,能够在有广度和深度的证券市场上自由交易。基金型信托产品是否开放申购和赎回功能,首先应当看其基金财产本身是否具有流动性,应当根据基金财产的流动性来设计申购赎回,否则难免出现“流动性错配”或“期限错配”的情形,个人认为这并不是解决信托产品流动性差的正确路径,在当前缺少信托产品统一交易市场的背景下,解决信托产品流动性较为现实的做法是基于投资者的流动性要求和信托公司直销能力完善信托公司内部的产品柜台交易、形成内部柜台市场,将柜台交易流程化、制度化,并在适当的时机建立信托公司内部做市商制度,形成信托产品在信托公司内部的“二级市场”。实际上部分以融资项目为主要资产的基金型信托产品也在一定程度上借鉴了这一思路,其申购、赎回设计实质上是在单一基金产品的范畴内建立了柜台转让制度,而这更多应当是信托公司在整体上应当承担的基础性工作,不应将这一工作交给业务团队来完成。

基金型信托产品的审批与风险控制

张林

目前的基金型信托产品,大致可以分为按照市场化原则和开放式基金原理设计、发行的基金及为解决流动性而设计、发行的基金。而解决流动性的基金由于其实际承担的作用以及当前房地产信托项目面临的整体环境,一方面使得目前不少信托公司的业务团队在上报过程中规避监管、绕开审批的色彩比较浓重,另一方面客观现实也在交易条件、风险控制等方面给信托公司中后台造成审批压力。这些都为基金型信托产品的审批与风险控制提出了挑战。

徐润环

首先,不同于资本市场上的证券投资基金,信托公司基金类产品主要立足于产业投资,基金的申购、赎回设计,在给予产品一定的流动性、满足客户需要的同时,也造成业务团队通过开放申购变相扩大规模以及基金型产品开放申购与赎回的潜在影响不对称等问题。

其次,信托公司必须注重通过有效的管理体现基金型信托产品相对传统信托产品的实际效应和优势。目前信托公司的基金类产品均具有成立资金池用于项目投资或提供流动性的共性,但是在基金的管理上缺乏系统性的规划,在实现投资者资金顺利兑付方面仍然有需要改进和提升的空间。

另外,在基金型信托产品的审批和风险控制环节,为有效配置审批资源、提升审批效率,应按各团队的实际投资管理能力,设立不同的评估标准,对基金发行及基金模式进行差异化管理。

薛涛

从传统集合信托的单一投资标的向基金型信托投资范围分散化的转变,看似是一个简单的变化,但是给信托公司带来的却是业务流程的整体变革。这是因为信托公司原有的业务流程,特别是核心风控流程基本上是建立在对项目风险的控制之上,然而对于“基金型信托”产品来讲,由于强调投资标的的分散性,一个基金往往有多个潜在标的,且投资标的将会处于动态变化过程中,基金型产品的投资结构是“伞形”结构,表现为在一个基金管理团队之下管理了多个投资项目或多项资产,而传统集合类信托项目的投资结构则是“两点”结构,即从信托经理到投资项目,如果仍然将基金产品的风控着眼点与原有传统型信托产品一样放在具体项目的风险上,则容易忽视在整个投资结构中的关键节点——基金管理团队所应发挥的作用,且对潜在投资标的过度关注将会造成审批资源的低效运作。因而,基金型信托产品的风控应当将着眼点从项目本身转移到基金管理团队上来,更多关注基金管理团队是否建立了科学、完善的基金管理制度、是否真正按照制度开展业务、团队内的决策与执行人员是否具备相应的能力与素质等问题。

董一兵

银监会此前就创新类信托业务提出了三点原则性要求:风险可控,成本可算,信息充分披露,这反映了监管层面的思路。我们在研究基金运营风控时,必须重视监管部门提出的这三点原则性要求,在具体实现方面,“风险可控”关键是前、中、后台是否做到了有效分离与相互制约。在基金型信托产品里,风控应该“主动式”参与,探讨在“主动式”风控下,如何实现前、中、后台的相互制约,实现预期的风控目标。

新华信托资产管理板块基金型信托产品的实践经验

刘一娟

新华信托资产管理板块基本在投资决策框架建立、管理执行架构设计、外部机构选择等几个方面积累了自身的经验。

(1)专业独立的投资决策框架

资产管理板块产业投资基金在其发行与运作过程中始终受到监管部门领导的关心与指导,资产管理团队亦通过自身管理实践及经验总结,对基金的最高投资决策机构——投资决策委员会的人员构架进行升级。

在普天I号投资决策委员会基金投决核心架构的基础上,普天II号基金的投资决策委员会对委员的组成结构进行大幅优化,以外部专家代替原次级投资者代表,在保证基金投资决策技术专业性的同时,又兼顾整体投资决策核心的独立性。普天系列基金正逐步实现基金决策层面的针对性,邀请国内政商学界知名专家为基金投决会成员,参与基金核心投资决策。这些外部专家以各自的专业知识、统筹能力、经验决策为普天系列基金的投资决策架构进行了层次升级与大幅优化,基金整体格局水平亦已居于国内同类产品的领先地位,广受监管与市场的好评。

(2)矩阵模式的管理架构

不同于普通信托计划单一信托经理负责制的管理条线,资产管理板块为自主管理型基金量身定制了矩阵模式的管理架构,即以负责交易执行、资产评估、风险管理的各类专业人士组建投资管理组,建立基金管理全覆盖的管理架构。投资管理组在获取外部顾问专业建议的同时,自主进行交易、评估、模型建立等一系列基金投资管理行为,更完善、更专业、更全面地执行基金投决会的决策要求。

(3)外部机构的择优标准

为符合高端品牌化产业投资基金的投资管理需求,资产管理板块择优专业化的第三方尽职调查及评估机构对基金投资项目进行细致化的梳理及评估。资产管理板块在会计尽职调查中锁定四大会计事务所,在法律尽职调查中择取国内知名律所,在资产评估上引入第一太平戴维斯、莱坊等顶尖机构,在最大程度上实现基金投资的有效获益及风险规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