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信托产品 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信托与法

信托的设立与信托合同


时间:2012-06-05 打印 文字大小: | |

信托制度发端于英国,是衡平法上的财产制度。这一制度经过几百年的历史,发展出了其固有的内涵和制度设计。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深,这一英美法系衡平法上的财产制度已为多国所借鉴,我国亦是其中之一。既然信托制度有其固有的内容,那么如何设计使其与本国的法律环境融合则是每一个引入国家的首要任务。本文通过探讨信托与信托合同的区别,分析信托合同的性质,进一步得出信托的成立要件,以期厘清复杂的信托法律关系。

  

绪  论

信托是英国的产物。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全球化进程的不断加深,信托制度已为世界多国所借鉴,纷纷引入本国的法律体系。

我国也不例外。《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由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于2001年4月28日公布,2001年10月1日起实施。然而,酝酿多年的《信托法》并没有缓和舶来品与本国法律土壤的冲突,反而掀起了更激烈的讨论。

信托制度发端、成熟于英国,有其固有的内涵和与之相匹配的大的法律环境。引入信托制度本身并无争议,关键在于如何设计,使之能够与我国的法律环境相契合。因此,在物债二分的大陆法系充分发挥信托制度的作用是讨论的核心。

本文试图将一项信托的成立分为几个步骤,分别讨论,并由此尝试解决信托与大陆法系法律体系的冲突问题。

  

一、本文主要概念界定

(一)信托

从不同的角度可以对信托进行不同的定义。由于信托起源于英国衡平法,因此英美法系的国家一般从衡平法上的财产法律关系的角度对信托进行定义,且带有一定的描述性。英国信托法专家海顿(Dav idJ.Hayton)将信托定义为“一种衡平法上的义务,他约束一个人(称为受托人)为某些人(称为受益人,受托人可能是其中之一)的利益处分他所控制的财产(称为信托财产),任何一位受益人都可以强制实施这项义务。受托人的任何行为或疏忽如未得到信托文件条款或者法律的授权或豁免,均构成违反信托”[i]

大陆法系国家则一般从构成要件的角度为信托下定义。我国《信托法》第2条规定:“本法所称信托,是指委托人基于对受托人的信任,将其财产权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按委托人的意愿以自己的名义,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目的,进行管理或者处分的行为。《日本信托法》第1条规定:“本法所称信托,是指办理财产权的转移或其他处理,使他人遵从一定的目的,对其财产加以管理或处理。”这些定义都将信托的一些基本要素包含其中。

上述定义可以使我们对信托有一个大致的认识。信托包含三方当事人——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受益人有时与委托人重合);围绕特定财产——信托财产展开;为了特定目的——受益人的利益或者其他目的。

  

(二)信托合同

顾名思义,信托合同是指旨在设立一项信托的合同。信托合同是以合同设立信托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所谓以合同设立信托,是指通过合同的方式设立信托,是信托设立方式的一种,也成为生前信托。与之相对的是遗嘱信托,即以遗嘱的方式设立信托。

信托合同实际上并不难理解,这里将其作为本文的基本概念提出,主要是为了将信托与信托合同区别开,认识到信托合同只是设立信托的一种方式,绝不等同于信托本身。

  

(三)信托财产

信托财产,是指委托人通过信托行为,转给受托人并由受托人按照一定的信托目的管理或处理的财产。[ii]信托是根据信托目的对信托财产加以约束的法律制度,所以信托财产的存在一直被认为是信托的成立要件。[iii]

信托财产最大的特点在于其独立性。其独立性表现在各个方面,如继承、破产、强制执行、混同和抵销等。我国《信托法》第15-18条有相关规定。

  

二、信托与信托合同

前文提到,信托与信托合同不同,切忌不可混为一谈。信托合同,并不能承载信托的一切内容。将信托与信托合同分开,正确认识信托合同在信托设立中的位置是认识信托的第一步,也是将信托制度更好地融入我国法律体系的关键一步。

(一)信托与相关概念之比较

信托与合同法中的诸多制度具有相似之处,但其本质区别也很明显。通过与这些相似制度的比较,能够更清楚地认识信托的内涵。

1.信托与第三人利益合同

第三人利益合同是指合同当事人为第三人设定权利并使其获得利益的合同。第三人利益合同中,第三人不是合同的当事人,不参与合同的定力。合同原则上不能给第三人设定负担,只能使其获得利益。保险合同是典型的第三人利益合同。合同当事人为保险人与被保险人,受益人则是第三人。

第三人合同与信托有很多相似之处,例如均存在三方当事人,受益人与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可以重合,合同的目的是使第三人获益等。但二者的区别也是显而易见的。

(1)信托受益人的权利多于第三人利益合同的第三人。信托受益人享有信托知情权、对受托人不当处分信托财产行为效力的否认权、信托财产损害赔偿请求权、撤销权、收益请求权等权利。[iv]而第三人收益合同的第三人则没有。

(2)信托必然涉及到财产,而财产对于第三人利益合同而言并非必要。如人寿保险合同就不涉及到财产。

2.信托与委托

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信托与委托也存在诸多相似之处,如以信任关系为基础设立;法律对信托中和委托合同中的受托人的义务要求相似;二者均可为有偿,也可为无偿。[v]

区别主要在于:

(1)信托以信托财产为要件,委托则无此要求。

(2)信托委托人在信托成立后脱离信托关系,除有特别约定,委托人没有撤销权,其死亡或者终止均不影响信托关系的存续。而委托合同中,委托人始终是一方当事人,其可随时撤销委托,其死亡和终止均影响委托合同的效力。

(3)受托人的地位不同。信托中,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管理、处分信托财产,而委托合同中,受托人以委托人的名义从事行为。

  3.信托与赠与

信托和赠与均涉及财产的转移,[vi]均可以合同或者遗嘱的方式实现。对于信托合同究竟应为诺成还是要物,学者们也多将其与赠与合同比较。而信托与赠与有本质上的区别:

(1)信托有有偿和无偿两种类型,而赠与合同都是无偿的。

(2)目的不同。在信托关系中,委托人将财产转移给受托人的目的在于让受托人妥善管理、处分此财产并使受益人获益。而赠与合同的目的单纯的为财产的转移。

(3)财产的地位不同。前已提及,信托财产具有独立性,独立于受托人的其他财产。而受赠与的财产与受赠人的其他财产并无二致。

  

(二)区别信托与信托合同

上文中与信托相比较的三种制度,在合同法中均有规定。第三人利益合同、委托合同、赠与合同也是日常生活中十分常见和典型的合同。从上述比较中可知,信托与这三种制度之间存在着十分明显且本质的区别,其内涵是不能为其中任何一种合同所涵盖的。

既然现行《合同法》不能解决信托制度的所有问题,那么是否在合同法的框架内创造一个“信托合同”的有名合同就可以解决这一问题呢?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因为信托本身也并不等同于信托合同,二者是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信托合同仅是信托制度中的一小部分内容。

1.从法律传统上看

信托发端于英国,是地道的衡平法的产物。在英美法系,信托是独立于合同之外的独立的制度,合同法不适用于信托。[vii]

2.从信托的设立方式上看

以信托设立方式的不同为标准,可以将信托分为以合同设立的信托、以遗嘱设立的信托和宣言信托三种。宣言信托,是指委托人通过宣言的方式把自己所拥有的财产中的特定部分分离出来、由自己管理而成立信托。[viii]

《日本信托法》第4条规定,“受托人应依照信托行为的规定,对信托财产进行管理或处分”。这里使用了“信托行为”这一概念。日本学者能见善久教授认为,信托行为相当于民法上的法律行为的概念,是根据当事人的意思而设立信托的行为。[ix]信托的设立方法,如前所述,有依委托人与受托人之间的信托合同设立,有依委托人的遗嘱设立,信托行为可以说是这两种设立信托的行为的上位概念。

  由此可见,信托合同只是信托制度中,信托设立环节的信托设立方式之一,绝非信托制度本身。以合同方式设立信托是最为普遍和常见的方式,也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对信托的认识和研究也往往从以和合同方式设立的信托入手。尽管如此,仍应当认清信托与信托合同的关系,不可混淆,否则对信托的认识就是片面的。

  

(三)信托合同的性质

厘清了信托与信托合同的关系,下一步就是分析信托合同的性质。信托合同的性质之争主要是指信托合同究竟属于诺成合同还是要物合同的争论。

  所谓诺成合同,是指当事人双方意思表示一致即成立的合同。要物合同,是指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外,尚需标的物之转移才能成立的合同。[x]

本文认为,信托合同是诺成合同。在其他要件不存在瑕疵的情况下,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即成立生效。

1.信托合同的成立不等于信托的成立。许多主张信托合同为要物合同的学者,理由一般是认为信托财产是信托的核心,缺少信托财产则信托无法成立。所以,如果信托合同只需要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即可成立,那么信托财产的必要性就无法体现,如果委托人不转移财产,即使信托合同成立也毫无意义。[xi]笔者赞同关于信托财产为信托成立之必要因素的观点,但这并非信托合同之要物性的理由。通过前文关于信托与信托合同关系的论述可知,信托和信托合同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既然如此,那么即使是在依合同设立信托的场合,信托合同的成立也并不必然导致信托的成立。信托合同只是引发信托关系的一个因素,财产的转移则是其另外一个因素,没有必要非要将二者捆绑在一个步骤中。

2.信托合同与要物合同的原理不符。要物合同的类型一般有借用合同、自然人借款合同、保管合同、定金合同等。这类合同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合同的主义务均是标的物的返还。一旦合同成立,则借贷人、保管人、收取定金人就负有了返还标的物的义务。要物合同的出现就是为了强调这种返还义务。而信托合同的目的并不在于此,它不存在一个“返还”的义务,因此也不是必须为要物合同。

  3.复合行为理论与要物合同的矛盾。在信托合同性质的讨论中,有一种学说叫“复合行为理论”。这种理论认为,信托行为是包括了两种行为的复合行为,一是财产的转移或者其他处分,二是形成受托人就该财产为一定目的管理或处分的义务。前者为处分行为,后者为负担行为。因此,与之相对应的信托合同,应为要物合同。[xii]仔细分析,此理论存在前后矛盾之处。复合行为理论将处分行为和负担行为囊括在一个合同之中,那么此合同就兼具物权合同与债权合同的性质。而诺成与要物实际上是对债权合同的分类,不能适用于物权合同。物权合同旨在直接发生物权变动,因此合同一经成立,物权即发生变动,如地役权合同。换句话说,物权的变动是因为合同的成立生效所致,而不是物权的变动导致了合同的成立。如果承认信托合同中包含有处分行为,那就等于从反面否认了其为要物合同的可能性。以复合行为理论为基础主张信托合同的要物性,无疑是矛盾的。

4.将信托合同定性为诺成合同,能够更好地使我国法律体系兼容信托这一财产制度。我国民法体系承继于德国,物债二分的体系特点明确,民法中的各项制度均是建立在这一基石之上。而信托是土生土长的英美法系的产物,其制度设计和双重所有权理论均难以与物债二分的体系融合。所以,如何改造这一制度,使其“中国化”、“本土化”就显得尤为重要。

(1)信托合同是诺成合同,当事人达成合意即成立。

(2)合同成立后,委托人将其财产转移给受托人,完成物权法上的公示要求,信托成立。

(3)鉴于信托的信任基础,信托合同成立后,受托人不得强制委托人转移信托财产。在财产转移前,委托人享有信托合同的解除权。如果委托人对此存有过错,或者受托人基于合理信赖为管理或处分信托财产做了必要准备的,委托人须承担缔约过失责任。

前两点内容实际上与担保物权中的抵押和质押相似。而第三点则是针对信托制度的特点的设计。

  这种安排避开了英美法系的“对价”理论在大陆法系的适用困难,同时符合大陆法系本身的物债二分的体系格局,充分利用了本国已有的合同法体系和物权法体系,也不会影响信托功能的发挥极其制度价值的实现,不失为一种有益的尝试。

  

三、信托的成立要件

厘清了信托合同在信托制度中的地位,明确了信托合同的诺成性,加之信托财产的必不可少性,信托的成立[xiii]要件也就呼之欲出了。

(一)信托合同

信托合同是开启信托制度的第一把钥匙。信托的成立首先要有委托人与受托人关于设立信托的合意。

  

(二)转移信托财产

信托财产的重要性在前文多次提及。受托人的主要义务就在于妥善管理、处分信托财产,使受益人获益。信托财产的转移才是信托成立的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委托人按照物权法的要求,即动产交付、不动产登记的方式将信托财产转移给受托人,信托成立。

关于信托登记。登记是公示方式的一种,信托登记也不例外,需要登记的内容应当仅仅是具有物权效力的内容。[xiv]由于不动产的物权变动以登记为要件,本文主张,将信托财产为不动产的信托登记与其物权变动登记记载于一起,在物权变动的同时也起到公示信托的作用。而动产的信托,则已交付为成立要件,以登记为对抗要件。这既符合动产的特点,也符合我国法律的设计。信托登记也是信托财产独立性的要求。

综上所述,信托成立的要件有两个,即存在有效的信托合同和信托财产已转移。将财产的转移与合同的成立分开,即符合我国的法律框架,也使信托法律关系明朗化,利于操作和纠纷的解决。


  

结  论

信托合同是依合同设立信托的手段,是信托设立诸多方式中的一种。信托合同不能等同于信托,信托合同的成立不是信托的成立。

信托合同是诺成合同,当事人达成合意即成立,信托财产是否转移不影响合同本身的状态。委托人基于信任关系,在信托财产转移前享有合同解除权。但其对合同的接触存在过错或者受托人基于合理信赖就履行信托义务做了合理准备的,委托人须承担缔约过失责任。

信托财产的转移是除信托合同成立生效外的第二个信托的成立要件。信托财产的转移遵照物权法的相关规定。


  

参考文献

一、著作类

[1]陈向聪:《信托法律制度研究》,中国检察出版社2007年版

[2]钟瑞栋、陈向聪:《信托法》,厦门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3]赖源河、王志诚:《现代信托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4]【日】能见善久:《现代信托法》,赵廉慧译,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年版

  二、论文类

[1]张淳:“信托合同——来自信托法适用角度的审视”,载《中国法学》2004年第3期

[2]黄嘉乐:“从信托法律关系看以合同设立信托的构成”,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硕士学位论文

[3]王涌:“论信托法与物权法的关系——信托法在民法法系中的问题”,载《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6期

[4]秦洁:“信托合同在适用中的法律问题探讨——以信托合同的法律性质为中心”,载《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9年第5期

  三、法律文件类

[1]《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2001年10月1日实施)

[2]《日本信托法》(1923年1月1日实施,2004年修订)

[3]台湾地区“信托法”(1996年1月26日实施)


[i]陈向聪:《信托法律制度研究》,中国检察出版社2007年版,第2页。

[ii]参见百度百科,http://baike.ba idu.com/view/636576.htm,访问时间:2011年8月12日。

[iii]【日】四宫和夫:《信托法》(新版),有斐阁1989年版,第111页,转引自【日】能见善久:《现代信托法》,赵廉慧译,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年版,第23页。

[iv]张淳:“信托合同——来自信托法适用角度的审视”,载《中国法学》2004年第3期。

[v]参见《合同法》第396条。

[vi]信托财产的所有权是否由委托人转给受托人,在我国法上存在争议。本文认为信托财产的所有权应由受托人所有。详见后文论述。

[vii]黄嘉乐:“从信托法律关系看以合同设立信托的构成”,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硕士学位论文。

[viii]关于宣言信托,存在很多争议,各国对其态度不一。本文中不详加论述。

[ix]【日】能见善久:《现代信托法》,赵廉慧译,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年版,第19页。

[x]标的物之转移究竟是合同的成立要件还是生效要件,学界仍存有争议。本文限于篇幅和主旨,不讨论此问题,为了方便论述,权且认定为是合同的成立要件。

[xi]参见黄嘉乐:“从信托法律关系看以合同设立信托的构成”,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硕士学位论文;秦洁:“信托合同在适用中的法律问题探讨——以信托合同的法律性质为中心”,载《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9年第5期。

[xii]赖源河、王志诚:《现代信托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70页;王志诚:《信托之基本法理》,元照出版社2005年版,第32页,转引自:黄嘉乐:“从信托法律关系看以合同设立信托的构成”,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硕士学位论文。

[xiii]在这里仅讨论以合同方式设立信托的要件。

[xiv]王涌:“论信托法与物权法的关系——信托法在民法法系中的问题”,载《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6期。